首页 > 专题活动 > 神奈川的“缘之旅”

神奈川的“缘之旅”

发布日期:2015-11-05发布机构:省友协秘书处

2015年10月17日至20日,我在日本神奈川县经历了一段奇妙的寻缘之旅。在这段旅程中,有不期而遇的惊喜,也有缘分注定的相识,更有人性光辉带给我的感动。这段旅程让我收获了友谊,收获了宝贵美好的回忆,是我一生的宝贵财富,值得我一生珍藏。

·三人成行赴茅崎

我在长野县的日本朋友藤泽先生非常喜欢中国,也非常喜欢学习中文,我们共同的好朋友彦霞小姐(中国人)非常喜欢学习日语。我们三个听说神奈川县日中友好协会要举办日语·汉语学习班,便不约而同地表示一定要去参加。

日语·汉语学习班在神奈川县的茅崎市举办,距离长野很远。但因为对各自喜欢的语言的热爱,我们三个本能地踏上了一段毫无预料的奇妙之旅。

·与信的不期而遇

列车在抵达茅崎市之前,经过了一个叫藤泽的地方。我和彦霞惊呼,竟然有地名与藤泽先生的姓氏一样。到了茅崎之后,我们三个在一个咖啡厅等待接我们的车过来。不一会儿,我们共同的好朋友稻垣信先生竟然出现了,这让我和彦霞惊喜不已。稻垣信先生是我在参加长野县日中友好协会举办的活动时认识的,我喜欢称他为信。信说他是神奈川县日中友好协会青年部的志愿者,喜欢中文,自然也要参加这次活动。但我和彦霞惊讶的是,我们竟然能够和信不期而遇。后来,藤泽先生解释,是他发信息告诉信我们所在的地方。信给我们三个带了家乡的特产,他一直都是那样有礼貌,那样热情。

·与宗宗的相遇

我们乘坐神奈川日中友好协会安排的大巴抵达了学习会场。通过彦霞和信的介绍,我认识了一个叫宫坂宗治郎的男生。他也是神奈川日中友好协会青年部的志愿者,是一个十分阳光的男生,一直在学习中文。我们不想跟其他人一样,称呼宫坂宗治郎为宫坂先生,感觉会很生疏。经过讨论,我们决定用汉语叫他宗宗,而宗宗也欣然接受。可能因为有彦霞和信的纽带关系,我与宗宗很快变得熟悉起来。

我、藤泽、彦霞、信还有宗宗在学习正式开始之前,一边吃午餐一边聊天。我们时而用日语,时而用汉语,聊得十分开心和热闹。宗宗问我是不是坐新干线来的,我注意到他说新干线这个词的声调与我平时学习的不一样。我十分重视日语的发音和声调,便问大家新干线的正确读法是什么。答案是我的读法是正确的。宗宗竟然一脸茫然地问我为什么偏偏要问这个单词的读法,我解释给他听。宗宗恍然大悟,原来是他自己说了方言,竟然没有意识到。彦霞在用日语说“高级汉语班”这个词时,直接说成了“高級中国語班”,大家听后都哈哈大笑。彦霞不解大家为何要笑。信解释说,日语的“高級”与汉语的“高级”意思不一样,日语的“上級”表示汉语的高级意思。

我喜欢这种夹杂着汉语与日语的交流形式,因为文化和语言的不同,我们往往会闹出很多笑话。但这些笑话在娱乐人的同时,也让我们收获了知识,收获了友情。  

遗憾的是,宗宗因为第二天有工作,必须要在当晚回去。无奈,我们只能与他依依不舍地说了再见。但我们几个都没有想到,与宗宗的再见竟是那么快。不过这个就是后面的故事了。

·“一期一会”的相聚

日语里面有“一期一会”这个词,意思是说一生只有一次缘分,要珍惜缘分。此次日语·汉语学习班一共有40多人参加,中日人数各占一半,比例刚刚好。我一直在想应该是缘分把茫茫人海中的我们聚集在一起学习。

第一天的活动进行到很晚,虽然很累,但我还是意志坚强地参加了当晚的三次会。因为我不想错失缘分带给我的友情。在与大家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与中国或者日本有关的动人的故事,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力量为中日友好做贡献。神奈川日中友好协会青年部的部长望月先生对中国的了解程度让我吃惊,他笑称自己是中国迷。

三次会时,我们一群人围着一个长长的桌子交流,其乐融融。中日两国经常比喻彼此为一衣带水的邻邦,中日两国是邻居。我感觉这次我们中国人来参加活动,其实就是来邻居家做客,而主人在热情招待我们。中国人常讲“远亲不如近邻”,我希望中日两国的国民能够经常到对方家里做客,唠唠家常,增进了解和友谊。

·聂耳与藤泽的故事

在学习中,有一位老先生主动过来与我和藤泽交流,给我们讲了中国作曲家聂耳和藤泽市的故事。原来,在1935年聂耳和朋友来藤泽市游玩,在海里游泳时不小心溺水身亡。聂耳死后,当地人为他修建了坟墓,每年都来扫墓并且敬送鲜花。老人说,聂耳去世时中日之间还没有发生战争,但即使在两国发生战争之后,当地人也一如既往地扫墓、送鲜花。老人特意强调了这一点,连对我们说了三遍。我想老人是想表达,无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不分国籍,都是普通的人类,都拥有同样的感情,大家都热爱和平。老人说,聂耳是昆明人,因为聂耳,藤泽市与昆明市开始了交流,现在是友好城市。我没想到与藤泽先生姓氏相同的藤泽市竟然与聂耳、与中国的昆明有联系。而藤泽市民即使在战争期间也缅怀聂耳,让我感动,让我感觉到普通人类对和平友好的执著追求,也让我看到了人性的光辉。

·6人同游中华街

在惊喜与感动中,此次学习会结束了。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茅崎市,进行之前计划好的神奈川之旅。我决定先去横滨的中华街,离开祖国已经半年,我想间接感受一下祖国的气息。藤泽、彦霞、信本来是打算各自回家的,听说我要去横滨,便都决定要去横滨看一看。此次活动的参加者、彦霞的朋友福岛秀介先生也决定加入我们。我不知道大家是否是为了我才决定改变行程,但我很高兴日本朋友能够与我一同去感受中国的氛围。

横滨中华街是日本乃至亚洲最大的唐人街,十分热闹。这里有300多家华人商店,每个店铺都散发着独特的中国魅力。我看到很多不同肤色的外国人也在这里感受中国风情,自豪感油然而生。不同肤色、不同国籍的人们在这里融汇、交流,俨然一个和谐的世界。

参拜完横滨中华街的关帝庙,我在庙门口惊讶地发现了宗宗。我们大家都没想到可以这么快再次见到宗宗,着实惊喜。宗宗说是信告知了他我们来游玩的事情,他十分想念大家,便赶过来了。就这样,我们6个一起逛了中华街。在游逛中,我与福岛先生也变得熟悉起来。我说我晚上要住在小田原,福岛先生说自己就住在小田原。我们都很惊讶竟然会如此之巧,便约好逛完横滨后一起坐车回小田原。

我们6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我感觉我们像相识好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十分融洽和默契。我想我们几个的“感情发展得这么快”,应该是对中日友好的信念起的催化作用吧。

·与福岛先生注定的相识

在前往小田原的路上,福岛先生向我介绍了他的研究生生活。他说自己是在筑波大学读的研究生,我又一次被惊住了。因为我曾经与筑波大学的留学机会擦肩而过。福岛先生说他在读研究生期间,经常策划一些与中国留学生的交流活动。如果我真的能在筑波大学留学,说不定我们两个早就遇到了。我突然觉得,某些注定的事情,不管你如何左右,它一定会发生,比如我和福岛先生的相遇。那天,从福岛先生那里我学习了一个新的单词,就是含羞草,日语的说法是“お辞儀草”。 “お辞儀”的意思是鞠躬,“お辞儀草”从字面上可以理解为会鞠躬的草,与含羞草的形象很吻合。我以前一直觉得汉语的表义功能令人惊叹,现在发觉某些日语的表达方法也好形象。我又一次感受到了语言精彩的魅力。

·带着思念的旅行

抵达小田原的酒店,我细细地品味最近的经历。伴随着甜蜜的回忆,我进入了梦乡。接下来的旅行中,我在温泉之乡箱根泡了温泉,坐着当地的“海贼船”领略了箱根的湖光山色。在旅行中,我会时不时地想起在茅崎结识的朋友,想起那些奇妙的惊喜、那些感动,我感觉我不是一个人在旅行,而是带着大家在旅行。

这次旅行让我满载而归,让我收获了太多的惊喜与感动,我与信、宗宗、福岛先生,藤泽先生、聂耳与藤泽市,因聂耳结缘的昆明与藤泽,参加活动的中国朋友与日本朋友……是缘分把我的旅程织成了一幅美好的画面。我想这是中日民间彼此真诚、友好、相通的一次难忘之旅,多年之后我再回忆起这段宝贵经历,肯定是带着笑容的。如今的我又回到了长野,重复着以前的工作和小日子。我想我来到长野也是一种缘分吧,这应该是对真诚友好的坚定信念赐予我的缘分,我将珍视这种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