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料库 > 民间外交论述

适应我国城镇化发展新形势 努力开创我国城市外交新局面

----李小林会长在友城换届大会上的讲话

发布日期:2012-08-22发布机构:省友协秘书处

各位理事,各位代表,同志们:

    大家早上好!首先欢迎来自300个城市的代表出席此次中国国际友好城市联合会换届大会,考虑到全国设市的城市是657个,这次会议代表了我国近一半的城市,相信这也是国内最大的城市代表聚会,体现了各地对友好城市工作的重视。

  很高兴能与大家一起,共同探讨如何搞好友好城市工作。今天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城市外交。今年5月15日,习近平副主席出席我会第十届理事会换届大会时指出,全国友协应在民间外交工作中发挥引导作用;在公共外交中发挥骨干作用;在城市外交中发挥桥梁作用。现在我简单介绍一下中国城市外交进程。

  一、城镇化背景介绍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城镇化率2011年底已达51.27%,历史上城镇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中国社会结构发生了历史性变化,城镇化已成为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最大潜力所在。所谓城镇化,就是农村人口转化为城镇人口,第二、三产业不断向城镇聚集,从而使城镇数量增加,城镇规模扩大的一种历史进程。城镇化是世界各国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和必由之路,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现代化程度的重要标志。目前,发达国家已经实现城镇化,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都在70%以上,有的国家已经超过了90%。如美国为82%,比利时则为97%。改革开放之后,我国进入了城镇化加速发展时期。1978年,我国城镇人口比例仅为17.92%,2006年提高到43.9%,2011年达到51.27%。

  城镇化已成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发展最大的动力之一,未来更是我国全面实现现代化的关键所在。同时我们也应看到,尽管我国城镇化已突破50%,但距离70%的稳定值仍有一定距离,更面临着城乡统筹、节能减排、环境保护等诸多挑战,特别是我国过去城镇化快速发展所依赖的资源低成本模式在新时期已难以为继,未来土地、劳动力、环境等资源的成本都会不断上升,我们亟需找到新的模式来推进未来我国的城镇化,而以国际化的视野去学习和借鉴国际先进经验是我们的必然选择。

  世界上许多发达国家是城镇化的先行者,他们的城镇化率已达到70%以上,在探索后工业化阶段城市发展方面无论经验和能力都处于世界前列,尤其是在绿色城市、低碳环保、生态发展等方面已经成为世界的引领者。我们需要更多地借鉴这些国家城镇化经验,提高未来我国城镇化的质量。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中国城镇化率每提高1个百分点,就将拉动1300亿元的消费需求,而相应增加的投资需求会更多。可以说,中国城镇化快速发展的需求,也为发达国家提供了巨大的市场和重要的机遇。中外城镇化合作,潜力巨大,前景广阔。这里我想引用克强副总理在出访俄罗斯时提到,在我国城镇化发展进程中,如不科学发展,将会造成巨大浪费、重复建设。

  中国城镇化发展离不开与外国地方政府间的合作。目前,中外地方合作最常见的交往方式就是结成友好城市,通过结好,促进双方经贸、人文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城镇化合作,不仅可以拓展地方合作的领域,直接扩大并夯实中外合作的利益基础,更可以促使当地百姓成为中外友好合作的直接见证者、参与者和获益者,为中外关系打下坚实的民意基础。友城已成为中外地方开展包括城镇化在内的各领域合作的主要渠道之一。

  受中央政府委托,全国友协负责协调管理我国的友好城市工作,近40年来,友城工作有了长足的发展,在配合中央总体外交的同时,有力地促进了地方的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近年来,为适应我国城镇化高速发展所带来的对地方国际合作的新需求,全国友协更是在创新上狠下功夫。2011年,我会与美国州长协会合作创立了“中美省州长论坛”机制,在2011年1月胡锦涛主席访美期间作为访问重要成果正式对外宣布。去年7月首届中美省州长论坛在美国举行,中美两国政府高度重视,胡锦涛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分别发来贺信。首届论坛的成功举办,掀起了中美地方交流的热潮。2011年10月,第二届论坛在中国举行。胡锦涛主席对论坛的积极作用给以高度评价,他在美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专门提到:“今年,中美建立了省州长论坛,并已成功进行了两轮对话,取得令人振奋的成果,有力促进了两国地方经贸、投资、旅游等广泛领域的务实合作”。今年2月习近平副主席访美,作为配套活动,我会组织了中美省州长见面会。习副主席在会见中美省州长时强调指出,中美地方交流合作体现了中美关系互利共赢的本质,也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中美地方合作大有希望、大有可为。今年4月,为配合李克强副总理访问俄罗斯,我会举办了俄罗斯伏尔加河沿岸联邦区与中国有关省市负责人座谈会,中俄14位地方领导人参加活动。同样是在4月,为促进中日地方政府交流合作,我会举办了首届中日省长知事论坛,我国5位省、自治区书记、省长等主要官员和日本10位知事、副知事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看法,发表了《首届省长知事论坛东京宣言》。此外,我会还将在近期与国家发改委合作,组织中欧间不同主题的城镇化合作论坛。可以说,我们的新尝试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二、我国友好城市工作回顾

  国际友城历史悠久,但真正大发展是在二战以后,其中美国和日本是两个发展较为突出的国家。目前,世界上建立国际友城数量最多的国家是美国。根据美国姐妹城协会的统计,美国共有694个城市与136个国家的1992个城市建立了姐妹城关系。而根据日本自治体国际化协会的统计,日本目前同海外缔结友城数量约为1600对。

  我国城市与国外结好的历史并不长。1973年,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关心和支持下,我国的天津与日本的神户建立了中国第一对国际友好城市。1978年,我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对外交往日趋频繁,国际友城活动开始步入正常发展轨道。1992年,为进一步推动我国的国际友城工作,经中央批准,由全国友协出面正式成立了中国国际友好城市联合会,标志着我国的国际友城活动进入了统一、协调、可持续发展的新阶段。2000年,我国对外结好友城数量首次突破1000对。此后,每年结对数量稳定在50-100之间,进入到又好又快的持续发展时期。截止到今天,我国共有 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不包括台湾省及港、澳特别行政区)和 398个城市与五大洲 130个国家的 434个省(州、县、大区、道等)和 1320个城市建立了 1906对友好城市(省州)关系,成为世界上拥有正式友城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步入了友城发展先进国家的行列。

  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的不断推进,友城在城镇化发展国际合作方面正发挥着愈益重要的作用。友城活动如何适应我国城镇化迅猛发展的势头,开创新时期友城工作新局面,是摆在我们所有从事友城工作同志们面前的一项紧迫任务。

  现阶段,我国友城活动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发展不平衡,包括对外发展不平衡和内部发展不平衡。对外的不平衡主要表现在结好对象集中于经济发达国家,而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则非常有限。以2011年底的数据为例,与我结好前10位的国家分别是日本248对、美国214对、韩国121对、俄罗斯99对、澳大利亚82对、德国73对、法国72对、意大利57、加拿大50、巴西50,占所有结好数的57%,而非洲54个国家中,与中国的友城数总共只有107对,发展非常不平衡。内部不平衡则表现在东部沿海省份偏高,而西部内陆省份则偏低。再以去年底的统计数字为例,目前结好数过100的三个省份分别是江苏239对、山东153对、广东109对,均为东部沿海省份,而结好数最少的三个省份分别是青海8对、西藏7对、贵州5对,均为西部省份。

  友城发展的这种不平衡,是与我国各地城镇化发展以及对外开放的水平不一致相关联的。以友城的主体--城市数为例,截止到2011年,我国共有设市城市657个,包括直辖市4个,副省级市15个,地级市268个,县级市370个。城市的分布自东向西逐步减少,如东部的山东有45个,广东43个,江苏40个,而西部的西藏只有2个,青海只有3个。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在发展友城这一问题上,也不能一刀切,应针对不同情况,制定不同的战略发展规划。

  在结好对象方面,在继续加强与发达国家城市开展友城交流合作的同时,要更加重视对新兴市场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的城市合作。这些国家跟中国一样,大部分也处在城镇化加速推进阶段,面临的问题也类似,如城镇化发展地域不平衡,有的地方水平高、速度快,有的地方则发展滞后,水平较低;大城市和特大城市占用的资源多,发展速度较快,而中小城市的发展相对滞后;农村人口老龄化明显快于城市;城乡收入差距不断扩大,农民不能充分分享城镇化、工业化发展所带来的增值收益;农业现代化的速度赶不上城镇化发展的速度等等。中外城市间加强交流,互相学习,有助于双方相互借鉴好的经验,少走弯路,推动城镇化健康发展。去年,全国友协组织举办了首届金砖国家(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友好城市暨地方政府合作论坛,为发展与新兴市场国家友好城市进行了有益的尝试。论坛于2011年12月1日至3日在海南省三亚市举办。来自五个金砖国家地方政府以及企业家代表共300余人出席论坛。在我会的推动下,会议通过了《首届金砖国家友好城市暨地方政府合作宣言》,宣布建立“金砖国家友好城市暨地方政府合作论坛”机制,今后将轮流在金砖国家领导人会议东道国举办该论坛,第二届金砖国家友好城市暨地方政府合作论坛初步定于2012年年底前在印度举行。下周,我们还将在北京举办首届中国非洲地方政府合作论坛,来自非洲近40个国家的400多位中央及地方政府代表将参加会议,而国内将有超过600人参加会议,显示了国内对发展与非洲国家地方政府合作的强烈兴趣。李克强副总理已初步确定出席会议,体现了中央对开展中非地方政府交流的高度重视。

  三、我国友城工作未来发展设想

  在不同地区友城发展的侧重点方面,我们要配合国家城镇化发展战略,有针对性的开展友城活动。党的十七大提出了走中国特色城镇化发展道路的要求,按照统筹城乡、布局合理、节约土地、功能完善、以大带小的原则,中央加大了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政策实施力度。全国各地区以增强综合承载能力为重点,以特大城市为依托,加强大城市群的辐射作用,把城镇化作为扩大国内需求和调整经济结构的重要抓手,促进城镇规模结构合理化、城镇布局集群化、城镇土地利用集约化、城镇面貌特色化。这期间,中西部地区城镇化步伐明显加快。由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构成的城镇体系初步形成,城市群迅速崛起,人口和经济集聚能力显著增强。随着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和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加速推进,目前,我国已初步形成东部发展、西部开发、中部崛起和东北振兴的四大区域经济合作发展的新格局。我们的友城发展战略,一定要与我国的区域经济合作发展新格局相适应,突出重点,有所侧重。

  东部地区,目前已形成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环渤海地区三大城市群,加上福建及其临近城市的海峡西岸经济区,友城工作已有相当的成熟度。对这一地区,友城工作的重点,应是如何利用好现有的友城资源,在挖掘潜力、扩大合作深度和广度上下功夫。在结好对象上,在巩固现有友城关系的同时,查漏补缺,在发展与发达国家友城关系的同时,加大对发展中国家的工作力度,为我国城镇化的进一步发展寻求新的增长点。同时,也要着力解决自身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对所属地区友城工作较为落后的城市加大扶持力度,通过政策倾斜、资源共享等方式,让这些地方尽快赶上来。

  中部的山西、河南、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六省作为承东启西的节点区域,人口和经济总量分别占全国的28%和20%以上,是我国重要的粮食主产区,又是国家综合运输网络的中心区域和重要的能源、原材料基地,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占有重要地位。随着近年来武汉城市圈、长株潭城市群等改革试验区相继推出,我国新一轮区域改革试验开始发力,中部地区城镇化步入新的发展轨道。与此相适应,中部地区友城工作也需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为城镇化的推进增光添彩。从目前结好的数量看,中部六省在全国处于中等水平,还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今后5到10年是中部地区加快崛起的关键时期,中部各省应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全面加强对外结好工作,不仅要进一步加强与发达国家城市的结好,同时将视野延伸到发展中的亚非拉地区,不仅要请进来,还要勇敢地走出去,以友城关系为平台,提升中外合作水平,将合作范围从传统行业,扩大到各种前沿领域,从简单的贸易和投资,扩大到技术、服务、人文和教育等众多方面,使我们的城市外交在服务于总体外交、服务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方面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西部地区的十二个省区市,土地面积538万平方公里,占全国国土面积的56%;人口约2.87亿,占全国人口的22.99%。 由于各种原因,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整体上落后于东部发达地区。为改变西部地区的落后面貌,中央从2000年起就实施了西部大开发战略。2010年在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10周年之际,胡锦涛同志做出重要指示,要求在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过程中,一定要积极探索新思路新办法,推动西部大开发再上一个新台阶。

  西部地区虽然经济欠发达,但在对外交往上有其独特的优势。西部地区与十多个国家接壤,陆地边境线长达12747公里,历史上穿越西部地区的“丝绸之路”就曾是中国对外交流的第一条通道。西部的友城工作,一定要发挥好自己的区位优势。

  广西和云南,应该充分发挥面向东南亚的地缘条件,充分用好建设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历史机遇,充分利用中国-东盟投资与商务峰会、中国-东盟博览会以及澜沧江-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机制,推进两省区与东盟多方面合作,加强双方各级地方政府的交流,促成城市间友好关系的建立,为发展地方经济、稳定我国大周边安全环境做出自己的贡献。目前,广西的66对友城中,有30对是与东盟国家,云南的44对友城中,有20对是与东盟国家,都做得非常出色,希望两省区能继续保持这一良好势头,不断强化与东盟的地方政府合作。

  西藏与印度、尼泊尔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接壤。凭借独特的区位优势和地缘优势,西藏正成为中国与南亚国家之间的通商要道。特别是青藏铁路通车后,西藏对外开放区位优势进一步显现。而随着青藏铁路延伸线拉萨至日喀则铁路的开建,南亚陆路贸易大通道的进程又向前迈出了稳健的一步。西藏在开展友城活动时,也应突出这一区位优势。西藏所属的城市虽然已与国外建立了友城关系,但西藏自身作为一个省级地方政府,尚未与任何国外建立友城关系,西藏也是目前大陆地区唯一一个没有建立友城关系的省级地方政府,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非常遗憾的事情。今后,西藏应在维护国家安全的大前提下,加大与国外地方政府,特别是南亚地区各国地方政府的合作,在发展市级友城的同时,争取早日建立省级的国际友城关系,实现我国省级地方政府国际友城关系的全覆盖。

  新疆作为我国向西开放的桥头堡,区位优势非常突出,特别是在发展与中亚各国的关系方面。中亚的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三国直接与新疆接壤,这就为新疆与其发展关系创造了非常良好的地缘经济环境和便利条件。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虽然不直接与新疆为邻,但依然属于中亚地区,新疆与其发展紧密的合作关系同样非常便利。如果再把视野放得更开阔些,可以看到,中亚连接着西亚、南亚、东欧地区,是欧亚腹地的主要连接地,新疆以中亚地区为核心向中亚以外地区进行区域经济合作辐射,会取得非常良好的区域合作成果。举例来说,新疆通过哈萨克斯坦可以与俄罗斯中南部和西部地区开展纵深的区域经济合作,形成一个比较有合作潜力的区域经济合作走廊和带状经济合作区域,经济合作的主线直接深入到俄罗斯腹地,从而形成中国新疆、哈萨克斯坦东北部和俄罗斯中南部和西部的合作区域。再比如,中国新疆通过与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等国的经济合作将其经济影响拓展至中东和西亚国家。新疆通过与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合作还可以辐射到高加索地区。横穿中国、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的第二座欧亚大陆桥,使新疆与中亚的区域性经济合作延伸到欧洲。从这个大视野上观察新疆向西开放的战略布局就会发现,新疆向西开放的战略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和经济价值。新疆的友好城市工作一定要配合好新疆作为我国向西开放桥头堡的战略地位,把友城工作的重心放在中亚及其毗邻地区。新疆目前的22对友城中,属于上述地区的有13对,工作非常有成效。希望新疆的同志进一步创新工作思路,通过友城工作服务好新疆的新型城镇化进程,加强与该地区主要城市的互动,努力打造以乌鲁木齐、阿拉木图、比什凯克和塔什干等中心城市为中心的泛中亚地区经济发展城市群。

  西部的其他地区,也有着各自的区位优势,如四川、重庆的成渝经济区,陕西、甘肃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宁夏、甘肃、青海的黄河上游经济区,贵州的黔中经济区等,这些经济区涵盖了众多城市,为城镇化的推进提供了强大的动力。这些省区市的友城工作,可以依靠城市群的合力,发挥区位优势,使友城工作上一个新台阶。

  我国东北地区地处东北亚的中枢地带,北临俄罗斯、蒙古,南临朝鲜与韩国,东面与日本隔海相望,既可通过陆路与俄、蒙、朝直接相通,又可通过港口与韩、日紧密相连。通过中国东北地区不仅可与中国大陆市场直接相通,而且可直通欧洲与东南亚。优越的地理位置是中国东北成为东北亚经济圈核心地带的不可替代的先天条件。近年来,随着振兴东北政策的不断推进,外资对东北地区的关注不断升温,特别是日韩等国都将东北列为未来具有投资潜力的地区。中日韩三国自贸协定的谈判也在悄然进行,东北各国都在周边国家战略中将东北作为重要的经济增长地带予以关注。大连通过与日韩等国加强往来,正在逐步成为北方的香港;哈尔滨也通过与俄罗斯的贸易往来,正在向东方莫斯科迈进。吉林则在全力打造图们江流域的东北亚跨国合作新模式,谋求新的出海口。沈阳作为区域枢纽和中心的地位正在向上海、广州靠近。可以说,随着国家振兴东北战略的不断充实和加快推进,东北正迎来一个全方位对外开放的时代。加快工业化、城市化、一体化进程,推进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交流、交融、合作、共赢,已成为东北地区各省的共识。东北各省的友城工作也应服务于振兴东北的大局,在巩固好已有友城关系的同时,以俄蒙韩日为工作重点,加大工作力度,争取在已有成绩的基础上实现新的突破。

  现在再重点说一下我们的东道主内蒙古。内蒙古地势狭长,与俄罗斯、蒙古国接壤,边境线长达4221公里,同时又与甘肃、陕西等8个省份毗邻,这种独特的区位优势,决定了内蒙古在我国对外开放格局中举足轻重的地位。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十分重视跟俄、蒙的经济技术合作,内蒙古也一直把“向北开放”战略作为发展的重要支点,与俄罗斯、蒙古国的经贸合作发展很快。2011年内蒙古与俄罗斯、蒙古国的进出口额分别为28.93亿美元、28.45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20.5%、68.3%,两项合计约占去年内蒙古进出口总额的48.1%。为促进内蒙的发展,国家把内蒙古列为了西部大开发地区,与此同时,内蒙东部地区还可以享受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各种优惠政策。温家宝总理曾在开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座谈会时同内蒙的负责同志开了一句玩笑:“你们既是西,又是东。过去说既不是西、又不是东,不是东西。但现在既是西、又是东,就是东西。这两个机遇都有了。” 可以说,国家在政策上的大力扶持为内蒙加快发展提供了难得的机遇。内蒙友城的工作,就是要为把内蒙建设成为我国向北开放重要桥头堡服务,通过友城渠道,巩固扩大与俄蒙的合作交流,同时进一步扩大国际合作交流范围,积极参与东北亚、中亚、东欧等国际区域合作,通过城市外交,把内蒙的对外开放提高到一个新水平。

  友城工作是国家总体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开展友好城市工作时,一定要顾全大局。很多情况下,友城结好并不仅仅是简单的地方政府交流,友城间开展的活动,也不仅仅是两个城市之间的事情。长期以来,为配合总体外交的需要,不少地方从讲政治的高度,与特定国家的城市结好,并为此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这就是顾全大局的表现。这些国家,绝大部分都是一些经济发展比较落后的发展中国家,需要我们输血,给以扶持和帮助。每次我们与地方协商时,地方的同志都非常愉快的表示,谢谢全国友协的信任,这是政治任务,我们一定好好完成。体现了非常高的政治觉悟和非常强的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今后,这样的任务肯定还会有,全国友协将会根据具体情况,统一协调,希望各地方继续予以理解和支持。

  习近平副主席今年5月在会见出席全国友协第十届理事会会议代表时,多次强调,友协的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这其中,友城工作是一项重要内容。要加强友城工作,自身的体制机制创新是基础。目前,各地的情况不太一样,有的领导比较重视,设有专门的机构,或者至少专人专责,有的则出于各种原因,机构不太健全,工作是粗放型的,效果自然会打折扣。我们希望各地能进一步重视友城工作,根据各自的省情市情,进一步开拓思路,在体制机制创新上下工夫,努力实现所在地区友城工作的新突破。

  同志们,明年我们将迎来中国国际友好城市活动开展40周年,为此,我们将开展一系列的纪念活动。40年来,中国国际友好城市活动走过了一段不平凡的历程,许多的经验教训值得我们好好归纳和总结。我们希望和所有在座的会员城市一道,乘着我国城镇化加速发展的东风,努力开创我国城市外交工作新局面,以优异的成绩迎接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

  谢谢大家!

    (注:本文转自全国友协网站。)